蛋花儿粥。

努力做一个温柔而有趣的人。

〖寒烟〗荒


/

 

-荒塚里看见了一个小和尚,小光脑门呆头呆脑的。

他跪在一个坟头前,呆呆地嘟囔着什么,大概是要超度黄土里面那位僧人了。也不知道哪位高僧这么惨,死后也不给他个痛快。

 

“空即是色色即是空……”噗嗤,他瞎念些什么啊……

 

-“哎!小秃头,你在干啥。”我实在忍不住了。

 

“……”他抬头看我一眼,又低下头咕哝着了。

“嗨嗨嗨,我叫你呐。”我也不急,盘腿一坐,叼着根草。

 

“施主有何事?”他又抬起头,打量着我。

“也没什么,就是觉得这位高僧有些可怜,死后耳根子也不清净。”我哈哈几声,他低着头,“……师父说过……以后要到他坟前……给他背经文……”

 

“他老人家还真是费心了……”

 

我问:“你师父死多久了?”

想了想这样不太礼貌。

于是我又改口:“你师父逝世多久了。”

 

他看起来有点难过,“昨天刚下葬的……”

“所以说……是你随便挖了个坑把他老人家给埋了?”

“没有!我有认真挖坑……啊不对……给师父找坟地的。”

“……你就找了这么个地方?”

“师父太沉了……背不动……”

“……就没人帮你?”

“我们庙里就我和师父……”

 

我很怀疑他住在土地庙里。

 

荒山野岭的,他这么蠢,估计是送死无疑了。

只是不知道他几斤几两,好不好吃。

 

于是我说:

“你跟我走吧。”

他问:去哪里。

我说:不知道。

 

我真的不知道去哪里,我说真的,没在开玩笑。

我觉得所谓生活大概就是生下来活下去,没所谓去哪里,没所谓做什么。

如果有个小跟班倒也不错。

我如是想。

 

-我告诉他一百遍要叫我“源公子”,这样比较显得我风流倜傥。不要施主施主的叫我。他总是左耳进右耳出,仿佛什么也不放在心上。

 

我现在还笑话他的小秃顶,还觉得他不太灵光。

 

“不得不说你长得还挺好看的哈。”我瞅他一眼。

“好看?”他显然不是很确定,我想也是,他是不是除了洗脸看看水盆能知道自己长什么样子之外,完全不知道照照镜子。

 

-哦,我忘了,他买不起镜子。

“嗯,是挺好看的。如果留头发的话,就更好看了。”我说。

 

“是怎么好看呢?”他问。

“哎哎,你一个出家人,不知道皮囊乃身外之物啊?”我反问。

 

“可明明……是长在脸上的,怎么是身外之物呢?”他戳戳自己的脸,很疑惑。

 

我想了想,好像确实是这样。

他望着天,又不说话了。

蠢。

 

算了,懒得跟傻子计较。

 

-作为二十多年专业胡诌八扯靠一张堪称绝世的脸也能四处坑蒙拐骗的算命大仙儿,我还是过得很滋润的。

 

-“姑娘,我看你命中缺我啊。”我的常用开头加一个媚眼。

“啪!”

“姑娘你怎么打人呢。”

不过下场一般都很惨。

 

不过这招也是能骗很多纯情少女的,不过大仙儿我是有原则的,只卖身,不卖艺。

 

好像说反了。

 

我一直很困惑怎么给这傻和尚起个名字。

于是我很认真的看了古籍。

 

呵呵,忘了说,我不识字。

 

满篇密密麻麻我就认得“俊”“花”“翠”“凯”“铁”“柱”。

我想总不能叫他翠花或者铁柱。

翠柱或者铁花也是不妥当的。

 

这样,决定了,抓阄。

 

-“从今天起,你就叫王俊凯了。”

我郑重其事地说。

 

-王俊凯一天到晚也不知道在想什么,明明知道我不去坑蒙拐骗的话就赚不到银子,他就会吃不上饭,我们就会饿死,但是他还是本着一颗慈悲为怀的心,坚决不和我同流合污。并且依旧在我马上得手的时候,拆穿我的阴谋。

有时候我真不知道他是真傻还是装傻。

 

我问他:你傻啊,你当你是观音菩萨啊,你超度别人谁来超度你啊。

他说:观音菩萨是女的。

 

算我拿他没办法!

 

-他经常问我:会不会愧疚。

我说:会啊,习惯了。

他说:为什么不停止呢。

我说:上辈子别人欠我的,这辈子要拿回来。

他问:你怎么知道谁欠了你的。

我说:不知道,但我知道,我上辈子一定把你家祖坟给掏了。

 

我不知道我到底为什么这样一直继续四处行骗还招摇过市,我想大概是我没什么追求。

我现在的追求大概是那天把王俊凯卷巴卷巴扔到阴沟里,再也不能让他找回来。

 

然而我失败了,我发现他比我高,还比我沉。

 

我实在不能忍受一个秃子比我高,还是在我有头发的情况下。

于是我从一个黑心老头儿那里买了一瓶生发水。

不得不说这老头儿的生发水还真好用。

 

王俊凯第二天就长出了浓密的…………毛发。

对不起我很难说那是头发。

可能是我给他上药的时候睡着了的缘故。

 

-于是我给他剪头,剪得很有艺术感。

算了你还是继续当秃子吧。

 

-依旧是王俊凯脑门发光的一天。

 

-两年后。

我还是继续在闹市里一口一个姑娘我给你把把脉,姑娘看你脸色不太好,姑娘、姑娘……我一度不记得我到底骗过多少无知少女,多情少妇。

我知道她们的目的都是睡我。

 

好笑,我源大仙儿还能让尔等杂碎睡了?

 

现在的日子简直不能太好。

每天坐在家里等着王俊凯投喂。

他的钱其实都来自各个府的小姐。

我笑话他:她们都看上你了,要不你就入赘吧,我把你卖了还能赚钱。

他脸上露出痛苦的神色。

 

咦。

我猜他在想,要不是你,我不会这么厚脸皮的。

 

得得得,那些小姐钱多爱咋咋地吧,人我就不卖了。

 

后来他神经兮兮的问我:你不会真要把我卖了吧。

我说:哪儿能呢,卖了谁给我跑腿儿啊。

 

他想了想:哦,嘿嘿。

 

傻里傻气。

 

-又是荒草丛生的山岗,但,这次我是来看王俊凯的。

真是傻子,天下不太平了,去寺庙里躲一辈子不好吗。

干嘛还回来救我。

木鱼脑袋。

 



-他的小坟头上长满了杂草。

我想了想,好像有三四年了吧。

没了他竟是如此了无生趣。

早知这般,我一定不去得罪那么多人。

 



-斜阳晖尽。

落落蛮荒。





评论
热度(17)

© 蛋花儿粥。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