蛋花儿粥。

努力做一个温柔而有趣的人。

〖寒烟〗渡


/

 

-伽蓝寺很静,静到我觉得时间已经停止了。


每日诵经念佛,倒也轻松,只是生活平淡了很多,可以说是一潭死水。这不能怨任何人,只怪我太过于固执。

 


晨起,只是听着一群穿着布衣的小和尚念经文,大殿里弥漫着香火的奇异香味,我闭上眼睛,感受早上的阳光,白炽一般。

 


我是寺里唯一一个带发修行的人,住持说,我情根深种,他渡不了我,我想,真好笑,我就是让你来渡我,拉我脱离苦海的,你却说无法救我。


我没有剃度,自然算不上佛门弟子,只是个普通施主罢了。

 



 

-第一次见王俊凯,大约是在秋后的竹林里,记得不那么清楚,但是还是记得的。少年仗剑,如风破竹。只一眼,便可看出他是不凡的,眉眼间虽未褪稚气,但已有了坚毅的眼神。我想,这就是所谓的一见此人误终身了罢。

 

他觉得我一个公子自然养尊处优不懂这些江湖意趣,久居庭院整日游手好闲,我并不服气,与他打了一架。我常年不出家门也不习武,自然被他压制,只是他并未使出全力,看起来还担心伤到我。我被他打败之后,就下定了心思想要他教我武功剑法,他一开始百般推脱最后还是勉强答应了我。

 

我天资不算聪颖,所幸他也不是很急于求成,于是久而久之一言一语间我们就熟络了,开始时大概他是说我出剑没什么力道,便把着我的手半环着我教我出剑,我恍惚之间乱了心神,只觉此刻心跳如潮,我可以闻到他身上的气息,莫名的让人安心,却和我不一样,我的是香料的气味儿,是洗衣阁里供给的,而他的气味,掺杂着土石的清冽气味。

 

后来也不知怎么就聊了好多事情,虽然他讲的我半懂不懂但妨碍不了我特别佩服他。于是,我跟他说,

 

“你带我去闯江湖好吗。”我认真地看着他。

当公子有什么好的,跟着他,再苦再累也是甘之如饴。


 

他愣了一会儿,我突然感到特别害怕。


这次我真是认真的了,我跟家里大闹一番,被父亲打了一夜,伤好了大半才敢来见他,我怕我太狼狈了,被他看见多不好啊。我一身伤,拿个包袱就来见他。

 




“你别瞎说,你一个少爷怎么懂闯江湖呢。”

 

我垂了垂眼。

 

我一句话也没有说,只是把他借我用的桃木剑倚在竹子上,低着头走出我们经常一起练剑谈天的竹林。我想我真是傻到不行了,我怎么会认为我有资格和他并肩呢。

 

回到府里我一整天都闷闷不乐的,晚上,我听到窗边窸窸窣窣的声音,我瞬间警惕起来,“谁?”

“别怕,是我。”

 

我安下心来,打开了窗,月光透过窗户纸洒进来,他不知怎么盯着我领口的衣服看,脸好像还红了,我不知所以,问。“怎么了?快进来,外面冷。”

 

他跳进屋子里,“我怕你生气,跟过来了。”他低着头,好像做错事的孩子一样,我这天的阴霾好像全都一扫而光。

 

他又开始盯着我的领口看。“你看什么呢?”我低头看,没什么啊,就是普通的睡衣,就是领子有点大,锁骨都露出来了。

 

他别过脸,“你不生气了?”

我根本就没生气啊,我苦笑,“没。”

 

“源儿,我说真的,江湖险恶,要是你跟着我,肯定会受苦的。你现在当个少爷不挺好的吗。不愁吃穿,哪像我风餐露宿,有上顿没下顿的。”他想了想,说。

 


记得他一般说话很短,我知道是因为他不怎么会组织语言,我没想到他说了这么多,估计在门外练了不知道多久了。

 

“是啊,挺好。”我低着头,不知道该说什么,我其实都明白,我见过的世面太少,不足以应付任何事情,我其实就应该安分的当一辈子少爷,我家里虽没什么大权大势,但也风平浪静,够我糊弄这一辈子了。

 

“我..就要走了...不知道以后能不能回来。”他想了想,估计又在组织语言了。“我给你一个东西,你要是不嫌弃就留着吧。”

 


“你……要去哪儿?”我急了,拽住他的衣服。


“不知道,总要闯荡的。”他以前说过来这里只是其中一个地方,我也不知道他会去哪里,也许我就是他旅途中的一个过客吧。


 

“你今天留下吧。”我一开口,没想到自己已经哽咽了,声音颤抖的令我自己都吃惊。

 

“我……”

“外面太冷了,你今天住在这里吧。”我急忙解释,其实也不需要解释,反正以后后会无期。

 

“嗯。”我没想到他会答应我。他一向雷厉风行,从来不拖沓的。

 

“你过来吧。”我到床上去,往里躺下,剩了一个人的地方,我拍拍床沿示意他过来。

他似乎有点慌乱,“衣服放在桌子上就好。”我说完马上闭上了眼,我怕我会忍不住哭出来。

 

我听到解衣宽带的声音,细微到不可闻,但在寒夜里,那么的清晰,我控制不了自己的眼泪滚落下来。

 

他小心翼翼地躺下来,盖上有我的体温的被子,我拉着他的手,“我晚上习惯搂东西睡。”我说。

 

他抱住我。

我心跳快的不可思议,我一直不敢睡去,我害怕我醒来他就已经从我的生命里彻底消失。我一直在半梦半醒里,好像入夜时,我感到嘴唇上温热。


 

我不敢确认啊,连眼睛都不敢睁开。


 

“源儿,我喜欢你。”细不可闻的,我隐约听见了。不管这是梦还是现实,我只感觉脸上冰冰凉一片水渍。

 

那天之后,他就真的消失了,我每每夜不成眠时,总会看着他留给我的一块桃木做成的小兔子木雕,他总说我像只兔子,又警惕,又胆小,但是很可爱。我总不服气,我可是个血气方刚的少年郎。但我却生不起气来。

 

我变得很奇怪。但我没办法。

 

我总是想起,那天他环着我在我身后抱着我练剑,他的气味让我没法定神。

 

其实还有很多的啊,只是记不得了。太美好的总是留不住的,连记忆也吝啬于给予。

 

而残忍的总是蚀骨剜心。

 

阴雨连绵,我走在石板桥上,多年来我总是忘不了他,家中变故,我也被赶了出来,我就借着家里的底钱游历了山河,我想终有一天会明白他的。

 



只是我确实见到了他,他旁边站着一个清丽婉约的女子,巧笑倩兮。他打着一把油纸伞,温柔凝视着她。一个小女娃拽着他的衣摆叫着爹爹。他笑笑说了句找你娘亲去,小女娃就扑到那女子怀里甜甜的喊娘亲。

 

我的心都要碎了。我的伞掉了也顾不上捡,一个人走在雨里。


过了很久,我才听到身后有人叫我。

 

“你的伞。”是他。也许他叫了我很多次,但我没听见。

“不用了。”

他明显愣住了。

大约是听出来是我了。



 

“源……”

“王俊凯……。”我打断他,回头。

 

 

“我希望你过得好。”

天知道我用了多大的力气才让自己站稳了不哭出来并把这句话说完。

 

 

我沉默着,坚定的,迈入了雨中。

我没有回头。

我不敢回头。




 

 

-恍惚又回到了这个清晨。

 

我看着一段段经文,烛光火红。

我笑了,我知道我放不下,但是我又不得不放下。




 

须臾半生如过眼云。

 

 

 

-烛灯古佛,我只愿你平安喜乐。


评论
热度(19)

© 蛋花儿粥。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