蛋花儿粥。

努力做一个温柔而有趣的人。

〖潮水〗酒


/酒


-浅酌醉伊人。

 

半盅女儿红下肚,对桌那美人儿便醉醺醺的了。眼睛泛着点红,还打了个酒嗝,笑嘻嘻地趴在木桌子上,圆溜溜的葡萄眼让人心生喜欢。

我不自觉的笑了出来,走向对桌。

“不能喝酒就别喝那么多啦,小家伙。”随意的拿起他的酒碗倒了一碗,毫不嫌弃地就着他喝过的碗沿儿喝下。

“我不……不小了。”酒喝多了口齿都有点儿不清楚,但是憨憨的模样看的我心都快化了。他看我笑的大声,倏地站了起来,晃晃悠悠的走到我旁边,一把捏住我的脸,“笑……笑什么……不许笑了。”

他因为不怎么高兴微微嘟起的嘴巴,浸过酒液后格外诱人。

喉咙有点发紧,刚刚喝下去的几口酒似乎在胃里灼烧着,面前的可人儿舔舔嘴唇,眼睛里像是汪着水,晶晶亮的。

 

我连忙垂下眼,不去看那诱人的唇,魅人的眼。

“喏,你喝……你喝。”他把酒坛推到我面前。

我眯着眼看他,轻笑了几声,反手扣住酒坛子的口,往嘴里灌。

 

一点也不解渴。

 

“不要,不要喝光啊……混蛋。”他有点儿急了,皱着眉头,手微微握成半拳无意识的敲着木桌。

 

说真的……对这样可爱的人,没办法保持理性啊。

 

我坏笑着,含了半口酒,一把拉过对面的小家伙,一手环住他纤瘦的腰身,一手轻轻捏起他的下颌,把酒液渡到他的口。

 

他微张着小嘴,露出白白的兔牙,此刻那双唇被我半含在口里,酒香在唇齿间交融,舌尖纠缠,他眼角泛红,睫毛上似乎带着水汽。

 

酒已经被他尽数咽入喉,可我却不想就此放开他,他轻轻抬起嘴巴,正想要离开,我环着他腰一用力,他又跌回我怀里。

又是一个醉人的吻。


-酒半酣


早上醒来的时候我出酒馆买包子,回来就发现床已经是空的了,我无奈的摇摇头。瞥见桌子上放了一块玉佩,“王”字刻在了右下角。

原来和我一个姓,昨天晚上他情动时让我叫他源源,我记得很清楚,但不知道我让他唤我俊凯,他有没有记得。

 

 

本想着,有缘再见吧,结果这几天出去游荡的时候,听见几个混混在说王府的事儿,便凑过去听了。

 

“哟,听说了吗,王府的那小少爷要入赘给李家老爷,全京城都等着看笑话呢!”

“还能有假?李家的老爷,就好这一口儿,前些年王家混得风生水起,还不是得罪了李家,能落得这步田地?”

“还真别说,那王家的小少爷呀,长得还真是水灵,啧啧,那身段,比那宫里的那些个公主都不差,嘿嘿……”

说着三四个人便淫笑起来,我听了这话狠狠皱眉,上去就是用力摁住笑得最大声的混混的肩,毫不留情的捏了两三下,那人表情瞬间就扭曲了,我却当没事儿一样,笑着问他,“怎么,还想尝尝啊?”

“妈的……哎呦!凯哥!”他正准备破口大骂,一回头就看见我,吓得双腿一软,就差给我跪下了。

 

“说说吧,怎么回事儿啊?王家要把小少爷卖了?”我也懒得多说,开门见山。

 

“嘿嘿,凯哥,这事儿呀,说来话长……王家为了和李家交好,李家开条件,说就要小公子给他当个男宠,还要八抬大轿迎他……”

 

好一个法子,既羞辱了王家,又“给足”了面子。

我暗暗捏紧了拳头,源儿定是宁死也不会去李家,这个傻子又不知道会干出什么事儿来……万一……

不得我细想,我便问他,“那……什么时候……办事儿?”

“就是明天!”

 

-次日。

 

红色的长龙中间,一台轿子装饰的格外华丽,也格外刺眼。窗格帘子是拉上的,看不见里面的人,我看着轿子两旁李家的护卫,轻蔑的挑了挑眉。

 

这点小兵还挡不住我。

 

我穿过看热闹的人群。走到人高马大的那个侍卫后面,轻轻拍了拍他的肩,他立刻回头,明显是感到惊讶,我勾起唇角,从兜里掏出早就准备好的迷药,在他没看清楚我是何人之前,药粉迅速迷晕了一片。

 

哎,本来是想硬碰硬的,还是算了吧。

别吓坏了里面的小家伙啊。

 

应该是听到了外面的动静,帘子里的人问了一声,“谁?”

 

声音熟悉的很呐,没白来。

 

我挑起帘子,他穿的一身红色,当真好看的紧。就是哭红了眼。

迟早得把李家那王八蛋千刀万剐。

 

想到这儿,我朝他笑。

 

 

“嘿,”

 

“跟我走吗,小王爷。”



评论
热度(31)

© 蛋花儿粥。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