蛋花儿粥。

努力做一个温柔而有趣的人。

〖潮水〗酒


/酒


-浅酌醉伊人。


半盅女儿红下肚,对桌那美人儿便醉醺醺的了。眼睛泛着点红,还打了个酒嗝,笑嘻嘻地趴在木桌子上,圆溜溜的葡萄眼让人心生喜欢。

我不自觉的笑了出来,走向对桌。

“不能喝酒就别喝那么多啦,小家伙。”随意的拿起他的酒碗倒了一碗,毫不嫌弃地就着他喝过的碗沿儿喝下。

“我不……不小了。”酒喝多了口齿都有点儿不清楚,但是憨憨的模样看的我心都快化了。他看我笑的大声,倏地站了起来,晃晃悠悠的走到我旁边,一把捏住我的脸,“笑……笑什么……不许笑了。”

他因为不怎么高兴微微嘟起的嘴巴,浸过酒液后格外诱人。

喉咙有点发紧,刚刚喝下去的几口酒似乎在胃里灼烧着,面...

一心一意,一生一世。

一双眼瞳装着灿烂星空
心里藏有小小宇宙
一山荒土植满梧桐
意识晦涩苍白难懂
一路荆棘予你炙热伤痛
生平最喜轻牵你手
一片炽然知你受用
世间冷暖与子同舟

----------------------
“七·一五”大家要开心呐♡

我喜欢你,很意外吧。

我想看一望无际金色麦田,
喜鹊飞过浪漫山野,
欢喜惆怅都只因为,
你低头拨弄吉他琴弦,
很像电影情节。
意中人不是美丽姑娘,
外面的高墙我难以逾越,
吧台旁低头轻笑的你,哼起董小姐。

------------------------
“七·一五”的一份小心意♡

假装今天是7.11
大辰生快!!!
生贺会补上的qwqqq @___Palette 

〖潮水〗焉

/焉


-我见过山海辽阔,宇宙浩瀚。见过你。

后来山海幻灭,宇宙缄默没了声息。


你也离开我。


“仿佛万物缄默,不见山河。”


〖潮水〗风

/


-你是无意穿堂风,却偏偏引山洪。


-如果要让我说我的爱人,他是什么样子,很奇怪,我觉得他是风。

风无意,穿堂过,却引山洪。


-王先生是我此生最为敬佩的人。

王先生的名字来自《周易》的“万物溯其源”。

我想我的喜爱悲欢也是溯其源,追其本,一直追溯到他的眼睛里的光。

我一遍遍念着他的名字,王源,王源,越念越觉得心里难以平静下来。


-王先生很有学问,还在法国留过学,在我大学学堂的礼堂里偶尔听过一两次他演讲。

我从来都不认真听那些老师们演讲,枯燥无聊,而他讲的时候,我却一个字也不放过,明明那么无...

〖潮水〗筝

/


-旧纸做的小风筝,承载几度经年的眷恋。


-那年篱笆墙里的遇见的那个人,终究只能被我残忍的留在回忆里,无法相见,也无法相守。


-九岁那年,我家乔迁到南方,住在一个很好看的院子里,小菜园子里有好多我从来没见过的植物,我对一切充满了憧憬与新奇,以及在北方很少看见的风筝。


-外公外婆总说我贪玩成性,不肯规矩些,却也不忍心打骂我,以至于我从来都是逃学,没上过几节国文历史算术的。毛毛愣愣的也荒废了大半个童年。


-那天,盛夏阳光燥热。我照常贪玩溜出家门去疯,走着走着就累了,满头大汗口干舌燥的。正想去哪家要口水喝或者去小河...

〖寒烟〗残


/


-烟光残照里,谁会凭栏意。


-十一岁那年,我家被满门抄斩,叔父救下了年幼的我。我那时看着官兵放一把火,把我童年里所有的一切付之一炬。


我满脸是烟熏出来的脏灰。我看着那熊熊火光。眼里是一片恨意。


我拿着我娘留给我唯一的写着“王”的玉佩,任凭叔父把我塞进马车里。我一句话也不说,睁着眼睛一滴眼泪也流不出来。


-十五岁时,我被叔父安排宫里当侍书童,我每日伺机打探皇上的行踪。但我对他全无了解,只知道他叫王俊凯,是他下令,灭我满门。


-阴差阳错下,也许是上天有意戏弄。那天跌入他怀中,就...

-我不善言辞,

真的很感谢很感谢你们的鼓励。

尽管我对于你们无足轻重。


-还是需要更努力的。

〖寒烟〗然

/然


-然,不悔矣。


-我很小的时候,就很喜欢缠着他,一个劲儿唤他凯哥哥凯哥哥。

他总纵容的笑着。也从来不会不耐烦。


他有痨病,每到秋冬就止不住的咳,咳得声声嘶哑,我心里也一起一落的疼。

大约是上天也嫉妒他吧。


他生得一副好面孔,温文尔雅。性子也不温不火。

我总缠着他让他讲故事,虽然我总是听不全,因为我听到一半就睡着了。然而我醒来时总是在他的怀里。


他说:你又睡着了。

他笑着,我看着。


那时,我十一岁,他十九。


-“凯哥哥——”我蹦蹦跳跳地扑到他怀里。

他...

1 / 2

© 蛋花儿粥。 | Powered by LOFTER